武宁牛肉丸店

来源:牛肉产品 发布时间:2022-05-22
武宁牛肉丸店(武宁潮汕牛肉丸)

——《燕朝志异》——

  =====《安逸线》=====

  安逸:#恰鱼

  安逸吃着鱼,三水道人吸猫猫。

  三水道人和安逸吃完了鱼,三水道人道:“我要去睡觉了,真武庙夜里有诡异,不要在真武庙里出来。”

  安逸:#==

  安逸:“您这话早点给我说多好

  安逸:”早见过了“

  三水道人道:“早说我也不在真武庙啊。”

  安逸:”话说道长不等鱼目了?“

  三水道人道:“贫道拿到了鱼目。”

  安逸:”在哪拿到的啊?“

  安逸:”昨晚那么大动静是你们搞出来的嘛“

  三水道人道:“大动静?那种大场面怎么可能是我们搞的啊。”

  安逸:#蒙了

  安逸:“咱也没听说除了这事这两天还有啥更大的事情啊”

  三水道人一歪,他道:“谁说不是呢。”

  安逸:“咱咋搞不懂了,话说鱼目在谁手上啊?”

  三水道人笑着道:“现在在贫道手中。”

  安逸:“在谁手里拿的啊?”

  三水道人道:“黄泉门的一个女子。”

  安逸:#掏出龙鳞,”您不是说这玩意是赤阳的嘛?“

  三水道人道:“我可不是这么说的嗷,你记错了。”

  安逸:”道长,您是不是看走眼了开脱啊,我找个鱼目见了大恐怖不说,还被人打了一顿,要不是被象氏医馆的方士治了,我这会得爬过来见你“

  安逸:”你这会告诉我我错过了,那不得让我难受死“

  三水道人道:“你确实记错了,我当时说的是“还差着火候,而且剑丸也没出来。””

  安逸:#/爆筋

  安逸:#叹气

  安逸:”算了,缘分没到

  安逸:“那咱回去找秋道长玩了,您先休息”

  安逸:#跨上猫猫去青峰镇

  安逸:#郭德纲郭德纲郭德纲

  晚上九点,安逸到了青峰镇。

  安逸:#去药房找道长

  安逸看到青峰医馆大门紧闭,贴着封条。

  安逸:#呆住

  安逸:#看看周围有没有路人

  安逸过幸运)

  骰娘:安逸道友推演幸运的结果是…

  骰娘:*D100=14/45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安逸在九点的晚上,遇到了偶然外出的路人。

  安逸:“老乡,问下这医馆怎么了?”

  老乡道:“都封了,整个五莲水系的医馆都封了。”

  这路人道:“犯法了。”

  安逸:#思索一下

  安逸:”确实,不给人治病“

  安逸:#给猫猫闻道长用过的茶具

  安逸:”大喵,能跟上吗?’

  安逸:#rua喵

  骰娘:视乎冥冥,听乎无声……

  骰娘:#楚太上掷出了一颗暗骰

  大猫猫跑出去了!

  安逸:#跟上

  安逸跟着大猫猫奔跑在夜色下,郭德纲郭德纲郭德纲~

  安逸:#吭哧吭哧地跑着

  安逸:=====《风月夜线》=====

  店小二给风月夜端上来菜。

  风月夜:#面无表情地干饭

  唐少龙看着风月夜面色不是很好,便去照呼其他的客人了。

  风月夜:“嗯......“#吃完饭坐了一会儿“小二,过来收拾一下“

  唐少龙过来之后,收拾了碗筷,擦干净了桌子,继续招呼其他的客人。

  风月夜:#说完起身去寻唐少龙

  风月夜寻了唐少龙,此时唐少龙在收拾另一个桌子。

  风月夜:“唐兄“#对着他拱拱手“我有一事想询问一二“

  唐少龙抬头道:“不知何事?”

  风月夜:“也不是什么大事“#自然地笑了笑“只是近来囊中羞涩,虽不缺衣食住行,却也有些不太踏实,便想问问周遭可有店家缺少人手“

  唐少龙道:“店家缺人?嗯……附近不曾听说,不过要是想救救急的话,幽汾珠港那边捕鱼来钱挺快,去做个帮工也能挣钱。”

  风月夜:“原来如此,那便先谢过唐兄了“

  唐少龙道:“不必客气。”

  风月夜:“只是基本的礼貌而已,我先告辞了,回头见“#拱拱手,转身去外面走走

  风月夜去消食了。

  风月夜:#走着走着又走过了衙门,在消食的同时顺便向着里面看一眼

  衙门大门紧闭,里面漆黑一片。

  风月夜:#歪头想了想,再去一次衙门旁边的春红医馆

  风月夜前去了春红医馆,女子依旧在织毛衣。

  女子抬头道:“你看病?”

  风月夜:“医生又在织毛衣啊“#缓缓走向女子“取些常用的伤药“

  女子看了眼风月夜道:“要什么药?金疮药?”

  风月夜:“是“#点点头

  女子道:“五十文一份,你要多少?”

  风月夜:“先来三份吧“#掏出150文

  女子给了风月夜三份金疮药,收了钱。

  风月夜:“说起来今天峨眉死人了“#收起金疮药笑眯眯地说着“我们之前才说起他们的大师兄,接着二师兄就死了,倒也是件奇事“

  女子织着毛衣笑道:“这还好,对于漕帮和峨眉拳馆来说死人实在是常事,见惯了就好了。”

  风月夜:“啧啧啧,那可真是.......“#轻笑着摇摇头

  女子织针飞穿,大片的毛衣飞速织就,她笑着坐在柜台里

  风月夜:“医生看起来很高兴?“#略微有点诧异地询问

  女子道:“还好,幸灾乐祸罢了。”

  风月夜:“医生不喜欢这峨眉拳馆?“#起了兴趣,抖开本体折扇

  女子笑道:“怎么会不喜欢?就靠他们受伤挣口饭吃。”

  风月夜:“那这打死了一个不是便亏了次生意嘛“#随口开着玩笑,又合上了折扇

  女子摇头道:“这般折了一个,却证明洪拳更能伤人,学洪拳的更多了,就可以赚更多的钱。”

  风月夜:“嘶——这么一说倒确实有道理,这学洪拳不光是学武,还有不少热闹看“#右手握着合上的折扇向着左手掌心拍了拍“真是令人心动啊“

  女子织针织着毛衣,她道:“武行虽小,可是确实有不少热闹。”

  风月夜:#月夜回头看了看天色

  风月夜见月挂于天,已经晚上九点了。

  风月夜:“啊,时辰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抖开折扇“不如下次再聊?“

  女子道:“回见。”

  风月夜:“回见“#转身挥挥手离开

  风月夜:#摇着扇子走回客栈,跟唐少龙打个招呼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风月夜回了自己的房间。

  风月夜:#在房间里练会儿功,然后睡觉

  风月夜:=====《秋实寒线》=====

  秋实寒:“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三途五苦我知道的也不多……”小道士挠头。

  秋实寒:“就只再上次胧原听过三途五苦的传说,还有就是第八境界也与三途五苦有关。”

  秋实寒:“就只再上次胧原听过三途五苦的传说,还有就是第八境界也与三途五苦有关。”

  赵凤鸣指着地下道:“三途之民在另一面生活着。”

  秋实寒:“那么苏丹芝把三途之民祭祀的纹路刻在刀剑上,是不是能说明我们周边现在已经存在了一些三途之民。”

  秋实寒:“他是在通过刀剑聚拢或传递信息,又或者是他们谋划的事就是未来让三途之民从下面走上来,这是提前准备的?”

  蔡掌事吃了一口牛肉,他道:“而且他们必然是已经有了联系的,不然三途之民怎么知道眚组织开了门?”

  秋实寒:慢慢撕下一块牛肉,“之前的那位郑吒原本是三途之民?那会不会还有三途之民在我们当中?”

  秋实寒:“指近日来见过的这些人……”

  秋实寒:想起唐突出现的孙叔,还有有些诡异的卖纸钱的。

  赵凤鸣沉思片刻道:“很有可能。”

  秋实寒:“师侄是在调查眚组织的什么事啊?”

  赵凤鸣道:“调查眚组织的蚌女龙珠冠。”

  秋实寒:“蚌女龙珠冠,听起来像是在珠港会出没的东西,他们准备用龙珠冠作恶?”

  秋实寒:撕下一条牛肉,蘸着酱料慢慢恰。

  赵凤鸣点了点头道:“眚组织在找回那珠冠。”

  秋实寒:“那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眚组织之前找到那个珠冠吧?这个珠冠有什么作用呢?”

  赵凤鸣道:“具体的作用不知道,只知道前朝年间眚组织之人将真龙颔下珠抢走,又亲手杀了三千蚌女挖出内丹明珠,为夏莫丹打造一顶蚌女龙珠冠,那顶珠冠号称一顶珠冠照耀八百米,夜明如昼。”

  秋实寒:“当年下落不明的颔下珠是在他们手上,那后常理来讲应该一直被他们持有,他们近期又在寻找,是发生什么变故让珠冠失落了?”

  秋实寒:一边撕牛肉一边聊天。

  赵凤鸣道:“那人去顺朝皇庭之前就被人暗杀了。”

  秋实寒:点点头,继续恰牛肉,“师侄有指向性的需要贫道调查的事吗?”

  赵凤鸣笑道:“没有啊,我自己调查就可以了。”

  秋实寒:“好,看你这么胸有成竹我就不操心了。”

  秋实寒:“来干饭。”

  秋实寒:恰饭恰饭。

  秋实寒:“师侄知道青峰镇黑市怎么走吗?贫道想买些药,可惜这不药房都给封了。”

  赵凤鸣想了想道:“黑市嘛?宋家药房的宋掌柜都招了,黑市是我师傅易九灵亲手带人封查的。”

  秋实寒:“啊好吧,那我再想想办法。”

  秋实寒:小道士继续干饭。

  秋实寒:吃完饭,之后擦擦嘴和手。

  蔡掌事干饭干饭。

  秋实寒:“好久没吃的这么开心了,师侄以后有空常聚啊。”

  秋实寒:“不耽误你查案了,这些地方跑起来挺费时间的。”

  赵凤鸣道:“好啊,有机会再会。”

  秋实寒:“有机会再会。”

  秋实寒:结束后拿着象牌问向蔡掌事,“蔡掌事,借些气血可以吗?帮贫道把里面的好朋友放出来。”

  蔡掌事抬手催动象兵符,将月斧放了出来。

  秋实寒:“多谢了,本来想找医馆买些回气的药的,可惜药店都没了,贫道去金阳县转转,你一起嘛?还是继续干饭。”

  蔡掌事道:“干饭。”

  秋实寒:“好,那我先去了。”

  秋实寒:骑上月斧,向着金阳县去,路上先喝一杯龙伯之血。

  秋实寒想要延寿请过体质,想要提升肉身请过力量,想要提升格斗类技艺请过教育,想要武功请灵感,只能选一个。

  秋实寒想要延寿请过体质,想要提升肉身请过力量,想要提升格斗类技艺请过教育,想要武功请灵感,只能选一个。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灵感的结果是…

  骰娘:*D100=14/8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秋实寒脑海之中一道道血液勾勒成一个庞大而健硕的龙伯巨人,巨人体内一条条经脉搭建而出,摩弄乾坤,交感天地,让人头昏目眩的龙伯锻身法。sc2d3/3d3。

  骰娘:秋实寒的『理智』检定:1D100=19/31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骰娘:秋实寒的理智值已去2D3=1+1=2点,余29点,妙哉。

  秋实寒:再喝一杯

  秋实寒,龙伯锻身法LV0。

  秋实寒想要延寿请过体质,想要提升肉身请过力量,想要提升格斗类技艺请过教育,想要武功请灵感,只能选一个。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灵感的结果是…

  骰娘:*D100=86/80 大道如青天,君独不得出。(失败)

  秋实寒:再喝两杯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灵感的结果是…

  骰娘:*D100=2/80 恨不见古人,而今已无抗手!(大成功)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灵感的结果是…

  骰娘:*D100=14/8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秋实寒2d2。

  骰娘:秋实寒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2D2=1+1=2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秋实寒LV0:2/4

  秋实寒:再拿出之前的剑丸,研究一下经过之前的战斗究竟让他有了怎样的变化。

  秋实寒看着如今的剑丸上略有绯红,并且一点点整个覆盖,不像是一枚剑丸了,更像是一枚丹药。

  秋实寒:注入一点炁试一下。

  风月夜:(一颗剑丸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x)

  风月夜:(指当场去势(X)

  秋实寒只见手中剑丸如水般的荡漾开来,就像是一团柔软的水,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

  秋实寒:“看来本质上没什么变化,应该还可以收复金气。”

  秋实寒:然后拿出传音符联络舆鬼胄。

  舆鬼胄接起了传音符,他道:“喂?”

  秋实寒:“喂,贫道拿到了收服金气的东西,一会一起回昴邢山看看那些金气是什么吗?”

  (人家之前在的巴陵洞天洞天主题是赛博山海)

  安逸:(艹)

  秋实寒:(赛博山海经)

  (金陵洞天洞天主题是赛博武道)

  秋实寒:(绝了)

  舆鬼胄道:“我还在昴邢山”

  秋实寒:“你又回去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舆鬼胄道:“昨晚有太白降世,山中异动,我去看看。”

  秋实寒:“哦哦!看出来什么没?”

  晚上八点,秋实寒到了金阳县。

  舆鬼胄道:“无形的金气同山中诡异一起爆发了。”

  秋实寒:“现在那里岂不是很危险……”

  舆鬼胄赞同的回答道:“确实危险,我那半成的天妖之身都破皮了。”

  秋实寒:“靠……那我过去会不会被秒啊……”

  秋实寒:“那这么危险,要不你先带忠义他们出来呗。”

  舆鬼胄道:“他们已经去山外了。”

  秋实寒:“那还好,胄兄留在那里是在调查什么?”

  舆鬼胄叹息道:“我这半成的天妖之身内有些很多古怪的侵染,把我这齿轮和链条构成的内部构造给污染了,正在用金气挫一挫”

  秋实寒:(神奇的赛博山海经)

  泡泡:(伪科学)

  秋实寒:“不知侵染的是什么古怪?”

  风月夜:(感觉就根剪了指甲磨磨一样)

  秋实寒:(但是他都说是古怪了,应该是啥厉害的东西吧)

  舆鬼胄有些困惑的道:“链条和齿轮被侵染上了铁锈,明明这东西不会被锈蚀的,感觉所谓的天人太白更像是正神丢弃不要的杂质……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我体内的玩意生锈了。”

  秋实寒:(他的意思是太白留下的金气让他生锈吗?)

  (是金曜降世,令他生锈)

  秋实寒:“听起来有些不太妙……你说我过去收金气的话能抗上几下吗?”

  秋实寒:“还是说现在昴邢山全部是外放的金气,已经没必要去收集了?”

  舆鬼胄道:“现在已经遍布金气,到了不得不收的地步,若是不收,只怕地壳都会一点点的蚀穿。”

  秋实寒:“了解了,那贫道再想想办法,不打扰你们消磨锈迹了。”

  秋实寒:“回见。”

  秋实寒:给今圣问或思无邪连线。

  思无邪接起了传音符,她看着眼前身子坐在椅子前三分之一的易九灵,她比划一个“嘘”,然后娇笑道:“怎么了?秋道长有什么事吗?”

  易九灵身姿挺拔,缄默着。

  秋实寒:“思姑娘,贫道正在金阳县,准备去昴邢山,那里曾有无形伤人的金气。”

  秋实寒:“本想用神兵收回让金气不再伤人,结果昨晚,昴邢山太白降世。”

  秋实寒:“现在满山都是金气,但听人说天人太白更像是正神丢弃不要的杂质。”

  秋实寒:“所以向你们陈述一下情况,想问问对于杂质你们有没有提前准备。”

  思无邪轻笑一声,向后微仰,姣好的身材展露无疑,她道:“家父第四个目标便是昴邢山的金曜之气,如果不急的话,来得及。”

  易九灵面对着思无邪诱人的身姿非但不曾窥视,反而低下了头,将目光避开。

  秋实寒:“啊不是说时间的问题,是说里面的杂质有些奇怪……”

  思无邪轻笑道:“山川诸金之气,是吗?”

  秋实寒:“当年西方金德真君降世留下的是山川诸金之气。”

  秋实寒:“只是觉得杂质奇怪才特意联系你,另外贫道手里有一个与金气相合的东西,到时候用这东西收集也可作为备选方案,不过是借来的,用完还要还。”

  思无邪道:“此时家父早有谋划,待其铸就土曜之体,便可以土生金,尽纳山川诸金之气。”

  秋实寒:(木,火,土,金,水)

  秋实寒:(懂了)

  秋实寒:(那他找190聊什么呢)

  秋实寒:“如此便好,那么久不打扰思姑娘了,武宁沙洲再见。”

  思无邪轻笑道:“那再会……”

  思无邪站起身来,姣好的身材在烛火下如同妖魔般摇曳,最后异象尽收,年轻的公子推开门,他道:“走吧,查案。”

  易九灵垂首起身:“是,大人。”

  秋实寒:(燕无计……)

  秋实寒:(思无邪)

  秋实寒:(今圣问·危)

  (内鬼竟在我身边)

  秋实寒:到了金阳县之后,去客栈找曾稻乙。

  秋实寒:路上联系曾稻乙。

  曾稻乙接起了传音符,他道:“怎么了?”

  如今,秋实寒在赶往金阳县客栈的路上。

  秋实寒:“抱歉啊这么晚还打扰您,这不来金阳县了嘛,你们在客栈么?”

  秋实寒:(想起来了,他们回青峰镇了,案子查完了)

  曾稻乙道:“嗯?我们现在在青峰镇,金阳县的案子结了,凶手是刑名师爷汤玉麟。”

  秋实寒:“阿这,我这刚从青峰镇过去呢。凶手是汤玉麟啊,怎么查出来的?”

  秋实寒:(不慌,这里还有支线,我接着做)

  曾稻乙道:“是六扇门的易九灵还有他的手下查出来的,从黑市一路查到了汤玉麟头上。”

  (就黑市这一块,易九灵没虚过)

  秋实寒:“四师兄啊,厉害了,那回头再回青峰镇找你们,对了还有个事。”

  秋实寒:“青峰医馆不是关了吗,贫道的师兄师姐去哪了你知道不?”

  曾稻乙道:“双旗城的牢房,那里是附近最大的牢房,由于涉案被捕人员过多,只能安置在双旗城牢房了。”

  秋实寒:“阿这……能探监么?”

  曾稻乙喘息一声道:“自然是能的。”

  秋实寒:“这要判多久啊?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姐都在那里吗?”

  六一:(刑啊生活越来越有判头了)

  谢泽风:(刑啊生活越来越有判头了)

  风月夜:(刑啊生活越来越有判头了)

  秋实寒:下大象,给月斧喂菠萝,带着他往柳家走去。

  谢泽风:(凤梨十六斤,谢谢惠顾)

  曾稻乙道:“咳咳咳,你大师兄徐冯锦畏罪潜逃了,你二师兄和三师姐在里头,由于你四师兄找了个讼师的原因,从原本的监禁八十年、剥夺政治权利八十年改判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六一:(你又不是vvvv人)

  六一:(他们吃凤梨拉稀一气呵成)

  月斧吃着凤梨,向着金阳柳家而去。

  秋实寒:(????什么讼师啊这)

  六一:(我们吃凤梨会吃腻)

  安逸:(?)

  安逸:(这不马上出来了?)

  安逸:(无期指的是不限期)

  安逸:(马上能捞出来的)

  秋实寒:“靠这是什么讼师啊?绝了啊!”

  安逸:(表现良好,有人担保,杰出贡献)

  安逸:(是可以释放的)

  谢泽风:(张大炮)

  秋实寒:“什么宝才,四师兄捡到鬼了。”

  谢泽风:(你居然请了金甲战士来辩护)

  六一:(官府派来的间隙)

  谢泽风:(建议先去把讼师抽一顿)

  秋实寒:(这个讼师常见于兔兔的高武经历包中)

  曾稻乙轻咳一声道:“这可是你四师兄花了五十两银子从中介那里请来的金阳柳家讼师柳芝兰。”

  六一:(建议买通敌方讼师)

  安逸:(柳家人都不靠谱)

  秋实寒:(果然不靠谱)

  安逸:(但是无期确实比80年轻)

  叶青麟:(讼师!)

  谢泽风:(五十两柳家人争取给你死刑)

  叶青麟:(讼师都不是好东西!我的眼睛呀)

  秋实寒:(对不起我笑死了)

  秋实寒:“曾老讲讲那个柳家的事如何?贫道听说那位盛凤仙曾与他们有过交情,想去他们家问一问。”

  秋实寒:心里默默将劫狱提上行程。

  曾稻乙道:“哦?这样吗?其实这讼师真的厉害,我从没见过能把刑期硬生生要到了无期徒刑的讼师。”

  六一:(劫狱后建议做个手术整容)

  六一:(反向有能)

  秋实寒:(也不是特必要,蔡掌事也是逃犯,一点没藏着掖着)

  秋实寒:“呵呵,所以才是捡到鬼了,这事没个两下子他办不成。”

  曾稻乙道:“是啊,太厉害了。”

  秋实寒:感觉可能快到柳家了,拿出静音符联络,揉揉月斧的脑壳。

  此时,月斧带着秋实寒来到了柳家,柳家门前牌匾写着柳府。

  秋实寒:上前敲敲门。

  秋实寒:“贫道这边到柳家了,先挂了,回头到青峰镇有些事要和杜姑娘谈,回见。”

  门口两只石狮子蹲坐两旁,吱嘎,在敲门片刻后,有人开了门。

  曾稻乙道:“回见。”

  秋实寒:“抱歉深夜拜访,贫道秋实寒,求见柳家管事的人。”

  六一:(全家都是答辩达人)

  六一:(反向)

  唐玄:(异世界张伟√)

  开门的人是一个面色白皙的年轻人,他道:“我便是如今柳家的管事之人,柳芝兰。”

  谢泽风:(打他一拳马上跑)

  秋实寒:抱拳道:“阁下就是柳芝兰,失礼失礼。”

  秋实寒:“可否进屋说?”

  柳芝兰将你引入门中,关上大门道:“可,只是你听过我嘛?”

  秋实寒:“也是刚刚听说,五莲水系有名的讼师。”

  秋实寒:看看家中的格局,以及听到讼师后年轻人的反应。

  柳家空空荡荡,虽然院落很大,却根本没有其他人,就算是主家的房间也只有一个房间点着油灯,正堂处更是被奠字占据,惨白的纸花在夜风下微动。

  谢泽风:(好家伙)

  谢泽风:(给人当讼师当成孤儿了吗?)

  柳芝兰有些高兴的道:“是嘛?想不到我居然如此有名。”

  六一:(今晚送你下去团团圆圆一家人)

  唐玄:(好家伙)

  秋实寒:“哈哈是啊,如此年轻就有此成就,前途不可限量啊。”

  秋实寒:“贫道此次来确实是有事想要询问。”跟着他进入大厅,扫视一圈四周,再神秘地问道,“你知道盛凤仙么?”

  秋实寒:(不过怎么感觉兔兔团里越是稀里糊涂的人,是大佬的可能性越大)

  安逸:(我怎么不知道?)

  柳芝兰给秋实寒倒了碗茶道:“家中长辈前些日子为太爷送葬,至今未归,家中只有我一人,却是见笑了,你问得这人或许得问家中长辈了。说来惭愧,现在家中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就连这一盏薄茶也是今早接了个八百文的讼案才买的。”

  秋实寒:“不必客气,劳烦柳先生了。”

  秋实寒:端起茶水嗅一嗅。

  秋实寒:用茶杯盖子磕两下,假装抿一口。

  只见茶水之中,茶水混浊,茶沫更是半点没有,整碗茶清澈见底,只有两根茶叶梗上下沉浮,莫说是茶水,只怕说是凉白开都有人信。

  茶水混浊,指渣子多。

  秋实寒:“可惜了,那长辈有留下过什么书籍记载相关事迹吗?”

  秋实寒:(对了,找中介,中介收了50两)

  秋实寒:(他就拿了800文)

  安逸:(可以立案了)

  秋实寒过幸运)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幸运的结果是…

  骰娘:*D100=76/85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柳芝兰遗憾的道:“书籍早已在战火中焚尽,能留下的只有口耳相传的玩意儿了”

  秋实寒:“那可以说说你们口耳相传的那些吗?”

  柳芝兰遗憾的道:“我年岁尚且不足,长辈还没有传给我。”

  秋实寒:同样遗憾的道:“那你们长辈的事,到你这里岂不是就绝迹了?”

  柳芝兰道:“他们还知道啊,只是还没有告诉我”

  秋实寒:“诶你不是说你家现在只有你一人了?他们还有机会告诉你吗?”

  六一:(他们没有机会了,#叩动扳机)

  柳芝兰奇怪的道:“我家长辈是去送葬去了,又不是殉葬去了,怎么会没有机会呢?”

  秋实寒:“……贫道前几日听说你们家的事,于是进了昴邢山。”

  秋实寒:“在那里发现了被诡异金气撕裂的棺材,以及遍地鲜血。”

  秋实寒:沉痛的声音低声说道,看他有什么反应。

  安逸:(太好了)

  安逸:(解放咯)

  六一:(配合身后背景食用效果更佳)

  六一:(再放一首孤儿泪)

  柳芝兰心头一惊道:“啊,这。”

  六一:(配一个吚吚呜呜的哭声怨声)

  六一:(阿这)

  六一:(草)

  骰娘:视乎冥冥,听乎无声……

  骰娘:#楚太上掷出了一颗暗骰

  柳芝兰一口血喷出,竟是惊讶之下,伤了心神。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6=1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

  秋实寒:“柳先生……”

  安逸:(好家伙)

  六一:(死了)

  秋实寒:用一缕乙木之气为他疗伤。

  柳芝兰吐了口血,面如金纸。

  六一:(你是凶手,跟师兄师姐一起团团圆圆)

  在乙木之气下,柳芝兰的伤好了。

  秋实寒:“抱歉,还以为您早就知道这件事……”

  秋实寒进行医学判定。

  秋实寒:疗伤时捏着他的脉搏

  秋实寒:思考脸色变为黄纸的原因。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医学的结果是…

  骰娘:*D100=56/7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秋实寒在治疗过程中发现柳芝兰乐极生悲,一时间伤了心神,一口逆血几乎令这远不如常人体魄的柳芝兰昏死过去。

  秋实寒:(乐极生悲?)

  秋实寒:(开心个鬼)

  六一:(跟我隔壁一样啊,全家没了)

  秋实寒:“柳先生?”

  六一:(偷着乐呢?)

  只是……这柳芝兰给你的感觉即弱小,又强大,割裂感十足。

  六一:(咳tui)

  秋实寒:轻拍他的脸,掐人中,尝试让他清醒过来。

  (乐:早上赚了八百文

  悲:户口本上就一个人儿~)

  六一:(这人好惨)

  秋实寒:(感觉有大佬潜力,好好养着)

  柳芝兰醒了过来,他道:“我……我有些伤了心神,抱歉,叫客人见笑了。”

  秋实寒:“是贫道的错,原以为你早就知道这回事……”

  秋实寒:拿出之前在棺材简单的金箔

  柳芝兰摸着金箔道:“这不是给太爷的陪葬嘛?”

  秋实寒:“这是当时在昴邢山寻找柳老爷棺椁时在那里发现的,应当是柳老爷的陪葬品吧?”

  秋实寒:“见了盛凤仙之后,贫道才知道这个金箔是盛凤仙留给你的。”

  秋实寒:“你知道这个有什么作用吗?”

  秋实寒:(可能是血脉的原因)

  秋实寒:(金箔火德真君的什么我记得)

  只见金箔在柳芝兰的触摸下,显现出的字是“热邪炽盛,火盛刑金”

  秋实寒:“许是你们柳家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血脉?”

  秋实寒:“柳先生感觉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

  柳芝兰道:“嗯……据说有的祖先曾经参悟仙人留下的金箔,突破了天人界限,只是传说难以分辨真假,你便当成故事听听吧。”

  (天人界限,指LV10)

  秋实寒:“应当就是这片吧……这金箔卖给贫道怎么样?”

  安逸:(我觉得我可以w)

  秋实寒:“你们祖上修行的是什么武功?”

  柳芝兰道:“你若是想要,便送给你就是了,毕竟这东西,本就是他人赠予我柳家的。”

  柳芝兰道:“至于武功,乃是我柳家祖传的功法•孽刑真经。”

  ——《save》——

  秋实寒:孽刑真经学了之后,就能向他一样厉害吗

  风月夜:首先你要点法律.jpg

  不是,那玩意是骰司法科学,孽刑真经和司法科学毫无关系

  秋实寒:他是给我师兄师姐骰了大失败吧?

  他只是收多少钱,干多少钱活

  秋实寒:司法科学

  表面看起来无期更重

  秋实寒:50两啊!

  秋实寒:实际上呢?

  实际上无期的合理劳改之后,最多不过四十年,比八十年轻多了

  安逸:我之前在那里解释,都没人听的嘛

  秋实寒:懂了,法盲不懂

  50两银子本来不少,只是经过十六手中间商之后,只剩下八百文了

相关推荐
牛肉丸子的具体做法

牛肉丸子的具体做法(牛肉丸子的正宗做法教程)牛肉瓜条部位。使劲儿剁啊剁。。。一直剁啊剁。。。剁成肉糜。黏糊糊的样子。接着...[详细]

牛肉丸2022.07.05
炸牛肉丸怎么做外酥里嫩

炸牛肉丸怎么做外酥里嫩(牛肉丸怎么做才q弹爆汁)炸牛肉丸是春节期间几乎少不了的“炸货”,想炸的外酥里嫩,香味十足,还得从配...[详细]

牛肉丸2022.07.05
六季雄潮汕牛肉丸

六季雄潮汕牛肉丸(潮汕牛肉丸开袋即食)作者按:在写本文之前,一直心存忐忑,我怕文章会得罪许多从事牛肉丸行业老板,也怕已经...[详细]

牛肉丸2022.07.05
如何给自己家宝宝做牛肉丸子
如何给自己家宝宝做牛肉丸子

如何给自己家宝宝做牛肉丸子(10个月宝宝土豆牛肉丸子做法)By 湖畔清风1943用料牛肉 320克鸡蛋 两个洋葱 若干淀粉 10克做法步骤1、清洗...[详细]

牛肉丸2022.07.05
女子铁棒打牛肉丸

女子铁棒打牛肉丸(女子铁棒打牛肉丸)导语:记得小时候看过周星驰一部很经典的电影,叫做《食神》,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情节就是...[详细]

牛肉丸2022.07.05
牛肉丸沾什么才好吃
牛肉丸沾什么才好吃

牛肉丸沾什么才好吃(牛肉丸蘸什么才好吃)中国人吃面的历史非常悠久,基本上将小麦磨成面粉起,就开始吃面。在中国的美食地图上...[详细]

牛肉丸2022.07.05